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资讯>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发布时间:2019-11-04 08:15:25

来源: 发布人:郑州汽车用品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11月2日报道 10月31日,标致雪铁龙集团(PSA)与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FCA)宣布“订婚”。PSA监事会和FCA董事会一致同意以各占50%股比的方式实现全面合并,并将在未来几周达成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若FCA已故的前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内知道,想必会非常欣慰。自菲亚特合并克莱斯勒之后,FCA一直在全球寻找合作伙伴。在马尔乔内看来,“几乎每家汽车制造商都会投入高额研发成本和资本成本来开发类似的产品和技术,要解决产业投资回报率过低的良方就是合并。”

抱团取暖?

事实上,PSA并不是FCA的第一选择。

据欧洲媒体报道,在今年3月PSA与FCA就合作进行接触的时候。菲亚特董事长约翰・埃尔坎表示反对,他认为与雷诺联盟能够在电动化领域削减成本,并借助日产扩大在亚洲市场的份额。

不过,由于雷诺第一大股东法国政府的介入, FCA与雷诺合并的谈判在6月中止。

埃尔坎的担心不无道理,电动化进程可以说是FCA现阶段最头疼的难题之一。FCA利润支柱是高油耗的皮卡和SUV。各国日益严苛的排放法规不仅催促着FCA落地更多电动化产品,而且还要快速落地。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有消息称,上个季度,FCA在车辆排放超标方面的支出为7.95亿美元。考核红线之下,FCA一方面同意向特斯拉购买排放信用积分,另一方面必须加快电动化进程。因此,FCA一直在寻求与其他车企在电动化领域的合作。

相比起宝马、大众等企业,PSA与FCA在电动化方面并不算走在前列。

不过,PSA的CMP/e-CMP模块平台,以及在商用车电动化方面的积累,或将成为FCA满足排放标准的“捷径”。二者的合并不仅可共担巨大的电动化研发投入成本,也可加快产品研发周期和更快实现电气化产品投放。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但在亚洲市场方面尤其是中国市场方面,二者显然属于抱团取暖了。

今年前九个月,PSA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神龙汽车的销量9.1万辆,同比下降50%以上;而FCA与广汽合资企业广菲克销量5.2万辆,同比下降46%。

双方合并之后,能否给其在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打开新的局面,仍待观望。

协同效应催生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

在外界看来,FCA与PSA的合并,有望令双方的擅长车型与侧重市场形成较好互补。

从今年上半年的销量来看,欧洲市场销量占PSA全球市场销量的87%。小型车与紧凑型车让PSA在欧洲市场大受欢迎。而对于FCA来说,其利润90%以上来自于北美市场,主要得益于Ram和Jeep皮卡表现强劲,FCA在美国大型皮卡市场的份额达到27.9%。

合并有利于双方进入彼此的优势市场。PSA有望借助FCA重返北美市场,而FCA则希望借助PSA扭转其欧洲业务的颓势。

合并带来更重要的部分是资源协同与成本分摊。据透露,通过更有效地分配资源于车辆平台、动力总成和技术等大规模投资,以及新集团将通过扩大规模拥有更强的采购能力。这笔交易预计带来的协同效约为37亿欧元。80%的协同效应将在合并4年后实现。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除了规模效益,值得一提的是,PSA首席执行官唐唯实是一位成本控制高手。今年上半年,PSA净利润为20.48亿欧元、实现同比19.56%的增长。对成本的管控是PSA营收下降、净利润上涨的主因。2017年,PSA从通用汽车手里收购了后者的欧洲业务,包括欧宝、沃克斯豪尔两大品牌以及通用欧洲金融板块。唐唯实很快于2018年实现欧宝扭亏,这是通用多年都未实现的奇迹。同时欧宝的加盟让PSA全球年销量从300万辆跃升至400万辆级别。

FCA旗下品牌众多,很多品牌并不盈利。在外界看来,唐唯实对于欧宝的经验可能给FCA带来新的变化。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目前,FCA与PSA的销量相加达到870万辆,总营收近1700亿欧元,营业利润超过110亿欧元。二者的合并将将创造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合并是否会诞生下一个马尔乔内?

做加法的时候要先做减法。

合并的意义当然并不是销量和收益的简单相加。而是通过共享平台和技术,来避免重复的研发成本和资本成本。这也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等其他结盟企业的初衷。

当年菲亚特并购克莱斯勒被称为弱弱联合的奇迹。重组约一年的时候,公司已经减少固定成本超过34亿美元,减少了30%的产能,并停产了4个车型,简化了生产线。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不过菲亚特董事长约翰・埃尔坎曾反对FCA与PSA合并的理由之一,便是会合并导致“破坏性的、不愉快的裁员”。在二者对外发布的资料中,也注明了成本节省约37亿欧元是在(不关闭工厂)的情况下。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不破不立。为了应对全球车市整体下行与研发汽车新四化技术带来的成本压力,很多企业都在关闭工厂。今年上半年,通用通过包括裁员1.5万和关停北美五家工厂的重组措施使得成本削减了11亿美元。如果仅为不裁员而不裁员,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除了裁员矛盾,跨国合并带来的另一大挑战就是文化冲突。1998年,戴姆勒收购克莱斯勒后组成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1999年,美德管理人员的摩擦促使克莱斯勒几名关键的高层管理或辞职,或提前退休。2007年,曾被视为天作之合的戴姆勒与克莱斯勒分手。

50比50的占比意味着来自法国的PSA与来自意大利的FCA的合并处于对等关系。有时候,这种关系比收购更为复杂。双方都需要话语权,为各自的利益考虑。这难免有时候让做决定变得更加“艰难”。

从历史经验来看,跨文化的企业联盟以失败居多,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是为数不多的成功者。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成功经验一方面来源于其管理模式相当大程度上保留了三大品牌的独立性,尤其是在品牌管理、企业文化等差异性较大的领域。另一方面,又与它曾经的领导者卡洛斯・戈恩分不开。戈恩是首个同时管理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商业领袖。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和执行力推动着整个联盟向前发展。随着戈恩被捕,该联盟近期也面临着资本与控制权的内斗。

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菲亚特克莱斯勒。在菲亚特收购克莱斯勒之后,马尔乔内废除了克莱斯勒保守的企业组织模式和行政管理系统,用单层管理方式取而代之,让自己处于管理的顶层。在此后的五年中,克莱斯勒从破产边缘成为了菲亚特的营收支柱。2018年马尔乔内突然因病去世后,FCA进入了调整期。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快刀斩乱麻。在情况愈复杂,愈需要一个有能力的、手段强硬的跨品牌领导者。

值得一提的是,PSA和FCA的特殊性会加剧合并公司领导者的挑战。正如法国政府的介入导致雷诺与FCA的合并交易失败一样,作为PSA主要股东,法国政府或在PSA与FCA的合并中会产生影响。今年2月,法意矛盾升级,法国宣布召回其驻意大利大使,以抗议意大利对法国内政的“干涉”。两国关系的发展会不会影响到未来合作,仍是未知数。

此外,此次合并还将使意大利亿万富翁阿涅利家族(Agnelli)和法国标致家族联合起来。曾经,阿涅利家族的错误决定和频繁更换CEO让菲亚特连续数年亏损,也是阿涅利家族的大方放权让马尔乔内使菲亚特集团扭亏为盈,并促成了其和克莱斯勒集团的合并。那么这一次,两大家族又将对合并公司的命运产生何种影响?

马尔乔内去世的时候,业界对于其继任者能否复制前任所展现的魅力和政治智慧感到担心。短短一年中,与PSA的合并或许成为了FCA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操作。

从已经公布的名单中,阿涅利的继承人、FCA现任董事长约翰・艾尔坎将成为合并后公司的新董事长。PSA管理委员会主席唐唯实将成为新的首席执行官。

时势造英雄,合并后的FCA和PSA,会诞生下一个像马尔乔内一样的传奇人物吗?

本文: FCA与PSA的婚姻幸福 取决是否出现另一个马尔乔内? 来自舟舟汽车用品
文章地址:http://www.zzchepin.com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

上一篇:产品营销双发力 T99为奔腾进阶按下"快进键"
下一篇:返回列表